翠微居 > 乡村小说 >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 第四章 有种的男人
    第四章 有种的男人

    “两位嫂子,你们既然没想好,就别答应让我住进来,不就好了。”王兴对春泥嫂和杜鹃嫂说着。

    “公公和婆婆,为了这件事情,都说了我们两人一年多了。”

    “我们要是不答应这么做,搞不好他们两个,就会把我们两个,从家里赶出去,直接赶回我们的娘家。”春泥说着话,显得气馁着。

    农村女人,要是公公婆婆家不要了,赶回去,那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一辈子,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来着。

    “这样呀!”王兴点了点头。

    “那我要住你们这里,多久的时间啊?”

    “公公婆婆的意思是,等我们两个肚子都大了,只要有一个生下来是男孩,那你就不用继续在我们家待了,但是万一生下来两个都是女孩,说不定,还会让你继续住在我们家。”

    “啥……”听着春泥的话,王兴暗暗了一声。

    “这我不就成了一匹种马了嘛?”王兴气笑了一声。

    春泥和杜鹃听着这样的话,都是暗暗一笑着。

    “你换洗的衣服,都带来了没有,还有牙膏牙刷之类的。”杜鹃问着王兴。

    杜鹃是个娇小的女子,显得玲珑可爱着。

    “都没呢?”王兴暗暗摇了摇头。

    “知道了,换洗的衣服,你也不用再回家带来了,我们这里有,牙膏牙刷之类的东西,我们姐妹俩,给你买。”

    “放心吧,跟我们姐妹俩住,我们一定会服侍你好好着,除了不让你干那些事外,绝对不会让你吃一点亏着。”

    “噢,噢……”王兴嘴里答应着。

    在和两位嫂子,说了不长的话后,有事出去的王德生和他的老伴,再次回来了。

    嘴里乐呵呵着,和王兴说着话。

    见王兴和自己两个儿媳之间,脸上的表情还好。

    看着这样的情况,两老人家感觉,三人的交流还不错。

    “小兴啊!以后就别回家去住了,就住伯伯家里。”王德生拍了拍王兴的肩膀,暗暗说着。

    “知道了,伯伯。”

    “具体住的房间,晚上王伯伯会告诉你的。”

    王德生说着话,还拍了拍王兴的肩膀。

    “记住,你只要听话,王伯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噢,噢……”王兴暗暗点头着。

    王兴在王德生家,住下的情况,就这样定下了。

    甚至王德生下午的话,为了王兴工作方便,还给王兴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下午,王兴在王德生的家里,休息了一阵,陪着王德生打了几句哈哈。

    就骑着那新买的自行车,往粮食站赶去了。

    王兴一走,春泥和杜鹃也从家里走了出来。

    “人已经来了,事情办得好,办得坏,就看你们俩的。”张素娟完全换了一副脸色着,跟自己两个儿媳说着话。

    不再是,王兴在的时候,那种和蔼可亲的感觉了。

    完全是一种怨妇的样子。

    “这个王兴,你们两个,要给我像亲男人一样对待着,他住在你们屋里,你们给他暖床,给他洗脚,给他洗衣服。”

    “一定要服侍着他,舒舒服服着,要是不然,你们两个儿媳,我们家,也就不要了。”张素娟最后一句话,说完后。

    春泥和杜鹃的身体,都是微微一震着。

    “知道了,妈……”春泥说着话,想推着手下的自行车,往门外赶去了。

    却被张素娟拦了下来。

    “到年头,也就没几个月了,我们老两口可是给你们机会了,你们要是在过年前,肚子有了起色,那你们就可以做我们王家,一辈子的媳妇,要是不能,哼!有你们好果子吃着。”

    听着自己老伴威胁两个媳妇的话,王德生站在自家的门口,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暗暗看着这个情景。

    脸上也没说要阻止一下的样子。

    被自己的婆婆好好说了一阵后。

    春泥和杜鹃,脸色非常不好着出门了,也朝着粮食站的方向,骑了过去。

    此时的王兴,已经到了粮食站。

    正坐在粮食站的办公室里面暗暗想事情。

    粮食站一个管资料的女科员,一上班,就来到了王兴的面前。

    问着王兴一些事情。

    “王兴!你资料上写着,三年前在县城打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那女科员嘴里八卦着。

    在王兴办公桌旁边的几个男女科员,听着这样的问题,一时间,都竖起了耳朵暗暗听着。

    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王兴的回答。

    “是呀,我是在县城打工着。”王兴爽快的回答着。

    “要不是因为我在县城打工,说不定就跟村里那些男人一样,也失去了生育能力了,说不定,都不是个男人了。”王兴并没有察觉,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围有多少办公室里的男科员,脸上显得惭愧着。

    其实,化工厂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显得那么简单着。

    大家传在嘴里的,都说,三年前化工厂事件发生后,很多王龙乡的男人,都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其实不光是失去了生育能力,大部分在那事件后,没出王龙乡远门的男人

    ,都失去了做男人的能力。

    但是后来上面派人调查这件事情,被调查的男人们也就承认自己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几乎没一个承认自己连男人也不能做的实情。

    可是事实上,王龙乡,此时真正能称为男人的,已经没有几个了。

    眼前科室里,这些男科员,都已经失去了,生为男人的资格。

    科室里的男人们,听了王兴的话,都在选择逃避着。

    科室科室里的女人们。

    听了这样的话,一个个,显得心急火燎了起来。

    王龙乡自从三年前的化工厂事件发生后,表面上看,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是暗地里的变化,却是风起云涌着。

    王龙乡成了亲的娘们,十个当中有八个,已经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了。

    而且是,争着抢着出墙,毕竟王龙乡,剩下的男人不多了。

    不争着抢着,再漂亮,再水灵的女人,也没机会了。

    而大姑娘的话,为着嫁人的事情,愁死了。

    啥缺胳膊,少腿的,只要是男人的,都是抢着要嫁,农村里,都已经有姐妹两个,三个,嫁一个男人的事情发生了。

    如今忽然爆出了一个,有这种能力的男人,在粮食站存在,这让粮食站的办公室里面,多少女科员,心神向往着。

    长得不是太好看的王兴,一时间在她们眼里,都成了香饽饽一般。

    “你老家是杏花村的啊?”一开始问王兴话的女科员,忽然之间,对王兴就转变了脸色,变得甜甜蜜蜜了起来。

    不是太长的头发,也在王兴面前,故意撩动着。

    “对呀。”王兴暗暗看了这个女科员一眼,心里显得不懂着。

    “这女人怎么了?全身发骚着。”

    “我是流龙村的,就在你村隔壁。”女科员说着话,眼神对着王兴暧昧了一下。

    “晚上回村的话,我们还是同路呢?到时候一块走啊。”女科员,嘴里浪着。

    “不了,我晚上要住到王伯伯家?”

    “王伯伯?”女科员问着王兴。

    “恩!就是王副乡长家。”

    王兴的话一说,眼前这个女科员暗暗了一声——是嘛。

    另外几个,周围的女科员,心里也是想着事情。

    很快大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聚在一起暗暗讨论着。

    “这个有种的男人,是王副乡长介绍过来的,如今又住在王副乡长家,而王副乡长的两个儿媳,就在我们粮食站工作,到现在,还没有借种过。”一个女科员,和身边的同伴,暗暗分析着。

    王龙乡的男人,自从化工厂事件后,被分成了两种。

    一种是有种的男人,像王兴这样的。

    一种就是每种的男人,王龙乡大部分的男人,就是没种的男人。

    这个女科员一分析,办公室里的其余几个女科员,就想到了一件事情。

    “这个男人,是王副乡长,带到家里来,给两个儿媳借种的男人。”

    化工厂事件之后,王龙乡最盛行的事情就是借种了。

    在农村里,香火的延续是最大的。

    所以在情况特殊的王龙乡,在农村地区,借种,都已经是明面化的事情了。

    如今这件事情,终于轮到了粮食站办公室里面,两个神情一直显得很孤傲的女人身上。

    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粮食站里面的女人,一个个,显得兴奋着。

    “这两个女人,平时一直装得蛮正经,这次终于也熬不住了。”

    “是呀,还要求自己的公公,弄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后生来。”

    办公室里,三八的女人,本来就多。

    这种三八的事情,在她们的嘴里,传得很快,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就在粮食站的办公室里面,传得沸沸扬扬了。

    很快,同样在粮食站办公室上班,只是和王兴不是在同一个科室的春泥和杜鹃,都知道了这样的事情。

    王兴因为是王副乡长介绍过来的人。

    粮食站的领导,给他派了个轻松的活。

    这样的活,就是王兴这样的新手,慢慢干着,小半个小时,就被他干完了。

    干完了活。

    王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显得无聊着,看了会报纸,吃了会茶,有一句没一句,和身边的同事,聊着天。

    王兴发现很怪,在自己的科室里,男同事几乎,理都不理自己着,似乎跟他有仇一般,而女同事的话,却一个个浪得可以,恨不得就扑到王兴的怀里来了。

    王兴科室里的女同事,虽然显得蛮多,但科室里没一个,算得上是漂亮着。

    所以对于这些女同事的热情。

    王兴也只好选择逃避了。

    王兴正想从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出去透透风。

    可是才到门口的他,却被春泥和杜鹃两位嫂子给拦住了。

    这两个嫂子,脸上显得气呼呼着。

    心里似乎有什么事。

    “王兴,你都在自己办公室里,说了什么。”春泥暗暗了一声,示意着王兴,跟她们两个,到一边去。

    几个办公室里面的女科员,看着这样的情景,则是好奇的瞧着。

    &nbs

    p;“看!三年没男人了,就是显得猴急,上班那点时间,都等不了了。”

    “是呀!平日里,看她们两个,显得正经着,有了男人,就耐不住了。”

    一时间,好多科室的女人,就对着窗外的春泥和杜鹃,指指点点着。

    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http://www.cuiweiju520.org/0_5/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