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乡村小说 >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 第十四章 王龙乡一枝花
    第十四章 王龙乡一枝花

    李卢和名雪听着王兴的话,面面相觑着。

    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主动找上了门。

    一边的圆军,似乎对李卢和名雪这两个女人,有些不好的印象,所以王兴找上她们两个的时候。

    他就带着身边的三个女朋友,直接走开了。

    “帮忙?”李卢嘴里暗暗了一声。

    “我们两个,能帮你什么忙啊?”李卢对王兴这个男人的感觉还是蛮好的。

    所以这次王兴主动找她谈话,她也就耐着性子听着。

    要是换了另外的男人,她们姐妹俩,理都不理着,就走开了。

    “是这样的,这是我的两位嫂子,我因为有事,不能把她们两个带在身边,所以想让她们两个,暂时在你们这里待一阵。”王兴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呵呵,这话好笑了,你这两个嫂子,好像离了你就不能活了啊?”李卢嘴里笑着。

    “不是这样的。”王兴听着李卢的话,脸上无奈了一下。

    就把自己和春泥还有杜鹃两位嫂子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着说给了李卢和名雪听着。

    一通解释下,李卢和名雪,也算是明白了。

    王兴为什么一直把这两个嫂子带在身边的原因。

    此时此刻,春泥和杜鹃,对于自己和王兴之间的事情,也显得坦然着。

    并不是很介意,这样的事情,被王兴拿来说着。

    毕竟大部分在王龙乡认识她们姐妹俩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了。

    “行!在我们这里住一个晚上都行,你去吧。”听明了情况后,李卢显得干脆着。

    王龙乡因为三年前化工事件后,受打击最深的,其实还是王龙乡的女人。

    被公婆要求借种的,被丈夫打出了门的。

    还有被那些不良的男人,仗着自己有种着,就强暴了的。

    如此的情况下,李卢和名雪,就显得很有同情心着。

    愿意帮助着,乡里那些命运凄苦的女人。

    特别是听到了,昨晚春泥和杜鹃,被婆婆暴打了一顿的事情后,两女就更没有一点犹豫着。

    当然了,两女在爽快着答应了这样的事情后,对于王兴这个男人的话,有了更深的了解。

    “看来,他真不是一个坏男人,只是自己借种的嫂子,就这么保护着,竟然为了防止两位嫂子回家,被暴打,而一直带在身边,一刻不离着。”

    王龙乡疼惜女人的男人,已经很少很少了。

    就更不要说,是有种的男人了,一般这种男人,根本不把女人当人看着。

    “谢谢了,谢谢了。”王兴对李卢和名雪感激着。

    同时也对两位嫂子说了一声——一个小时后,我就会来的,你们放心。

    王兴说着话,骑着那辆自行车就离开了。

    朝着王龙乡供销社的方向骑着。

    “进来吧!”看着春泥和杜鹃,呆呆的眼神,一直注视着远去的王兴。

    看着这样的情况,李卢和名雪,嘴里暗暗一笑着。

    拉着两人的小手,往二楼的房间走着。

    “很喜欢他吧?”李卢问了一句。

    问得春泥和杜鹃,都有些害羞着低下了头。

    “我们姐妹俩和他是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有那种奢望呢。”春泥嘴里无奈了一句。

    算是承认了李卢的问话。

    “如今这王龙乡,什么事情不能成真啊。”李卢宽慰着春泥还有杜鹃。

    “他要是真那么爱你们两个的话,就把你们从王家接出来,一起过日子着。”

    “啥……”听着李卢的话,春泥和杜鹃,微微惊讶着。

    “怎么了?你看我和名雪,不就是从家里出来了嘛?”

    “现在也过得好好着。”李卢说着话,打开了自己二楼的房间,带着春泥和杜鹃,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是呀,出来单过,生活倒轻松了许多,如今还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姐姐,无聊的时候,也就有了一个伴。”名雪嘴里感慨着。

    “是嘛。”出来单过的事情,春泥和杜鹃,都没好好想过。

    如今被人提了出来,心里的话,也是一阵涟漪着。

    进了李卢和名雪的房间后,春泥和杜鹃,安静的坐在旁边的角落中,看着李卢和名雪,准备着做晚饭,两女也就上来着,一块帮忙。

    李卢的房间里,此时四个女人,倒是显得其乐融融着。

    而此时的王兴,骑着车,已经来到了王龙乡供销社的门口。

    那张丽如预期般着,就在供销社门口的旁边,等在那里。

    “来了。”张丽一身黄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

    脚下骑着一辆女式的自行车。

    飘逸的裙摆,在夜风中,显得漂亮着。

    张丽也不多说着,直接一脚踩着自行车,就骑在了前面。

    王兴的话,则是跟在她的身后。

    朝着乡东头的方向骑着。

    张丽骑车很快,大概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把车子骑到了一处大宅的前面。

    那是一处三层楼的楼房,在王龙乡,此时此刻,建起来的楼房,没有几座。

    />

    大多都是二层楼着,三层楼的话,就眼前这一座了。

    三层楼的楼房周围,是一面高高的围墙,上面浇筑着锋利的玻璃碎片,在围墙的里面,还有几间院房着。

    看上去,面积在几百平方米的样子。

    张丽推着车,上去打开了眼前大宅的铁制院门。

    然后带着王兴走了进去。

    大宅里,四处都是黑漆漆着,只有楼房的二层楼,还有些一些亮光。

    张丽显得熟门熟路着。

    在那里把灯打开,在那里可以推开门栓。

    她显得很清楚着。

    在张丽的带领下,王兴走进了眼前的楼房里面。

    楼房里面装修的很豪华。

    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什么地砖,什么水晶吊灯,在农村人眼里,都是稀罕玩意。

    可是在这个房间里,却全都有着。

    进了门的话,还要主动脱鞋着。

    穿了一双毛绒的拖鞋,往楼上走着。

    楼梯的扶梯,也都是铝合金的质地。

    摸上去舒服着。

    在此时的王龙乡,这种材质的扶梯,王兴从没见过,就是在县城,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也是用不起这种材质的装修材料着。

    搭……的一声,楼房二楼的灯光打开了。

    王兴随着张丽,走进了二楼那本来就亮着灯光的屋子里。

    那屋子是一间小客厅。

    一套真皮沙发摆在里面。

    十八寸的电视机,在电视柜中,播放着新闻联播的内容。

    一个背对着王兴方向的女人,正仰躺在沙发上,品着茶水。

    “姐!人带来了。”张丽对这个女人,暗暗说着。

    “是嘛。”那女人转头,朝着王兴看着。

    而王兴的话,也是看着这个女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最多三十岁的女人。

    像圆军曾经对王兴说过的那样。

    这个女人绝对是王龙乡的一枝花。

    并没有因为对方年纪的增加,脸上容貌的光彩,而消失多少着。

    “她就是张兰了。”王兴看着这个女人,心里暗暗想着。

    张兰比较瘦,个子比较高。

    瘦弱的身材下,脸型是标准的瓜子脸庞。

    还带着几分清纯的感觉。

    要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邻家的大姑娘了。

    张兰穿了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下面一是一条得体的黑色长裤。

    白色衬衫上面的两个纽扣解开了,露着她胸口,微微的乳肉。

    雪白着,饱满着。

    “坐……”张兰对着王兴笑了笑,示意着他。

    同时也对身边的张丽示意了一下。

    张丽明白着,开始给王兴泡着茶水。

    王兴有些紧张着,坐到了张兰旁边的沙发上,从侧面的位置,看着她。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这个张兰,王兴感觉,她都是一个美到无以复加的女人了。

    “你大概知道我的身份了吧?”张兰笑问着王兴。

    “我们乡也就一座三层楼房,谁住的,大家心里都明白。”王兴暗暗了一声。

    表示着自己,已经知道对方就是王龙乡的乡长——张兰。

    看着给自己泡好了茶水的张丽,直接坐在了自己的身边,离自己大概十几公分的距离着。

    双腿搭了起来,掏出了一个指甲剪,剪着自己的指甲着。

    “呵呵……知道了就好,也省得我多解释了。”张兰暗暗了一声,把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个信封,朝着王兴的身边扔了过来。

    “信封里,有几张照片,你看看吧。”

    王兴接过了那个信封,感觉沉甸甸着。

    想着里面要是有照片的话,至少也要二十几张着。

    而且尺寸也要挺大的那种。

    “她们到底要干嘛啊?”到了此时此刻,王兴还是没搞清楚,张丽和张兰姐妹俩,到底对他有什么企图着。

    拿着这包信封的他,心里在不了解对方底牌的情况下,显得忐忑着。(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http://www.cuiweiju520.org/0_5/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