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流氓天才都市猎艳:多情保镖 > 162 她吃醋了
    一番缠绵,步英杰高 潮了,也让李曼青丢了。:

    事后,他躺在床上,抱着她,揩去她脸上的泪珠,温柔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此际,李曼青满脸绯红,枕在他的臂弯中,那张还有泪痕的脸上荡漾着关于幸福的微笑,“你别有压力,都是我自愿的。”

    “哎——”步英杰长叹一声,拥着李曼青说道:“我不敢说对你负责的话了,以后,你自己对自己负责吧。”

    “放心,我不会给你增加麻烦的。”

    “这事要是让……”

    步英杰想说这事要是让冉梦涵知道了就会有大麻烦的,忽地想起在那激荡的时刻,好像好外面有响声,只是那会无法停下来,此际想了起来,他的心里一颤:“难道是冉梦涵在外面听到了?难道麻烦事真的要来了?”想里这里,他那还稳得住,赶紧推开李曼青找衣服来穿。

    李曼青见他说了半截子话,还慌成这样,便问道:“你想起有什么紧急事来了吗?竟急成这样。”

    “刚才涵涵好像在门外。”

    “啊——”

    李曼青也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在她准备来步英杰间房间之前,可是去过冉梦涵的房间的,确定这位表妹睡熟以后才来的,如果真让冉梦涵知道了她居然跟步英杰偷情,那以后姐妹之间还能和睦相处么?

    事前,她出于私心,没想那么多,这时却紧张起来了,顾不得害羞了,赶紧地起床穿衣服。

    步英杰急急忙忙地开门跑出来,刚出房间的门,门口很滑,差点摔倒,低头一看,门口湿了一大片,他多了一个心眼,用手沾水闻一闻,惊道:“这不是水,是眼泪,涵涵刚才在这里痛哭过。”

    “快去她房间瞧瞧。”李曼青也急了,推开步英杰就往楼上跑。

    “她知道了,她什么都知道了,她肯定很伤心,怎么办?怎么跟她解释?”步英杰喃喃自语着,往客厅移步。忽地,瞧见餐桌上的杯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那是涵涵留下的,她走了?”这个可能性在心头闪过,步英杰不冷静了,赶紧地蹿过去,拿起纸条一看,呆了。

    纸条上面写着:这里不属于我,走了,别找。

    她真的走了,步英杰呆愣着,大脑一片空白。

    恰好,李曼青从楼上下来,走到步英杰的身边,凑过去看了纸条上面的留言,也愣怔着说不出话来。

    墙上的钟滴哒滴哒地响,时间没有停下,往前推移着。

    好一会,步英杰先醒过味来,幽幽叹息道:“她都知道了,她知道我是一个大混蛋了,怎么办?她去了哪?”忽地提高声音,大声咆哮:“步英杰是大混蛋!”双臂张开,大声呼叫。

    李曼青被吓得缓过神来,抱住步英杰说道:“都难我,你别发神经了好不好?”

    吓着她了,他已经气跑了一个女人,不能再把这个也吓成神经吧。步英杰强制性地逼自己冷静下来,侧身,凝神着李曼青问道:“你认为涵涵会去哪?”

    “她,她有可能回自己的家了,她说这里不属于她呢。”李曼青若有所思地说道。

    步英杰连忙摸出手机来拨下冉光雄的电话,通后,急声问道:“师叔,涵涵回你那儿了吗?”

    “没有啊,她没有回来,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涵涵不见了,她留下一张纸条就走了,她没说去哪。”

    “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吗?”

    “我,我们没有吵架。”

    步英杰不敢跟冉光雄说实话,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怎么说了。

    稍缓后,冉光雄的声音响起来道:“没事,我去找找。”接着就把电话给挂了。

    步英杰把跟冉光雄的对话跟李曼青说了。

    李曼青想了一想,说:“涵涵肯定会回家,但是,她会先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她妈妈的坟前,她每次碰上伤心事时,都去她妈妈的坟前诉诉苦。”

    “那,那我们快去找呀,大半夜的在坟场多怕人呀。”

    步英杰拉起李曼青就往外走,此际,他心里只想着冉梦涵,一点都不考虑会弄疼李曼青。

    “哎哟——”

    “你怎么啦?”

    刚下得两道坎,李曼青痛苦地叫一声,也蹲了下去。步英杰也停下来,急声问道:“是不是脚扭到了?”

    “嗯。”李曼青很疼的样子,低着头,使劲地揉着自己的脚踝,很明显,她已经不能走路了。

    真是越急越出事,步英杰再心急,也不能不管李曼青,只好扶她回家,并拿来药酒给她擦脚。

    李曼青瞧着他满脸的忧急神情,心里很酸,暗暗地感伤:“涵涵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比我高,哎,我怎么这么悲催,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他不属于我,他不会爱我的,他会觉得……”她不能再往下想了,再想她会忍不邹的,她不想这个时间点在他面前哭。

    “感觉好点了吗?”步英杰的语气很着急,心里忧着冉梦涵,大脑有点短路,也不去想那么多,又问:“你现在能走路吗?如果行的话,我们去找涵涵吧。”

    “稍等一等,待会应该会好点。”她弯下身去,握着已经红肿的脚踝,心里好难受,暗暗地自责:“我何苦折磨自己呢?为了不让他去找涵涵,居然故意把脚给扭了。哎,就算是这样,我也得不到他的心,他心里想着的还是涵涵,我这是自己找罪受。”

    原来,她是起了私心,故意让自己的脚扭伤,目的就是不想让步英杰去找到冉梦涵。现在,她还在等一个电话。因为,她算定冉光雄肯定会去找冉梦涵,找到后就会打电话来,那她和步英杰就不用赶到坟山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夜,她非常不希望再看到冉梦涵出现。她觉得这套房子里今夜只能有她和步英杰。

    步英杰当然不知道她的心思,也绝对不会想到李曼青是故意扭伤脚的,因为,苦肉计嘴上说说可以,真的要施行,那受苦的可是自己。

    他真的很急,搓一搓手,冲李曼青说道:“这样吧,你把涵涵的妈妈的坟……”

    &nbs

    p;正说时,手机响了,步英杰见是冉光雄的号码,一接通就问:“涵涵找到了吗?她在哪里?她怎么样了?”

    他着急上火的神情瞧在李曼青的眼里,她的心里好酸,想““如果我哪天也失踪了,他也会这么着急么?他会这么在乎我么?”

    好一会,冉光雄的声音才传来说道:“涵涵找到了,她没事,只是想她妈妈了,阿杰,你休息吧,不用赶过来了,我把涵涵带回家。”

    “我要跟她说话。”步英杰大声说道,但,传来的却是“嘟嘟”的忙音,冉光雄把电话给挂断了。他想反打过去,又觉得冉光雄肯定是生他的气了,有所顾虑,最终,那串数字还是没有拨下去。

    “阿杰,涵涵既然找到了,那她就没事了,我们就不用赶过去了吧?”李曼青满脸的痛苦,声音都在颤。

    步英杰的心一紧,“她的声音听起来又痛苦,又酸酸的,莫非吃醋了。”他想想也是,自己刚刚跟她激情过,现在马上又为另外一个女人着急上火,再大度的女人都会泛酸。反正冉梦涵已经没事了,那就对她好点吧,免得又伤了一个女人的心。想到这里,他走过去,蹲在她的脚边,握着她的脚踝问道:“感觉怎么样了?好受点了吗?”

    “嗯,好多了,你的药还真管用。”李曼青不是纯粹的奉承,步英杰泡的这药酒擦在伤处有一股凉凉的感觉,虽然还疼,却不是那么难受了。

    一提到自己家的药,步英杰难免得意,绷紧的神经也缓和下来了,他习惯性地摸一摸鼻子,说:“不是吹牛,我们老步家的药治这种跌打损伤的病,那是药到病除,放心吧,明天你就会好的。”

    “哦。”李曼青轻“哦”一声,想起一件事来,侧身看看他说道:“阿杰,那天我提过的事你想得怎么样啦?”

    “什么事呀?”步英杰还真想不起来李曼青说过什么事,反正她说过的事也太多了点。

    “开药厂的事呀。”

    “行了,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那就成全你吧,我跟你合作,你去运作吧,什么时候要药方,我列出来给你就成了。”

    “谢谢你的大方,不对呀,你们步家不是把药方看得很重吗?怎么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不需要去征求你二叔的意见啦。”

    步英杰苦涩地笑一笑,“为了这药方惹出不少的事来了,留着也是麻烦,还不如拿出来制成药,还可以救更多的人。”

    这些天,他终于想白了,明白自己的祖宗们也真是小气,既然医者是救死抚伤,那就用药方制出更多的药来,治更多的人,还能让自己赚到钱。所以,他现在才这么爽快地答应。

    正说时,步英杰的手机又响了,还认为是冉梦涵打来的,他打开手机来看,却是陌生的号码,接通后,传来黄玉琴的声音说道:“阿杰,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跟你说,你身边有人么?”

    大半夜的,这个女人打电话来说什么大事?( 流氓天才都市猎艳:多情保镖 http://www.cuiweiju520.org/0_76/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