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宅在随身空间 > 第三十四章 初中同学
    天林拿走了几十粒米粒大小的红果核和几枚红果果实,到自己的研究室研究去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至于能不能培养出他想要的结果,天明可不敢打包票,毕竟小空间的环境和地球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并不看好弟弟。

    看天林这么高兴的样子,天明也不好扫他的兴,只能任由他去了。

    25号,离过小年还有2天,家里要去镇上买些年货。天明正好在家里闲的难受,便主动请缨去镇上了。

    三埗镇是连接清源乡附近3个大镇的交通要地。很多超市店铺开在这里,形成了一条商业街。加上三埗镇高等中学也在这条街上,不可避免的,也有几家网吧、桌球游戏机室开在旁边。

    骑着摩托车的天明,在热闹的大街上四处张望。

    停靠在母校三埗中学的门前。天明发现学校旁边的租书店还是人来人往,以前看的很多小说,就是在那家书店租的。

    “学校,还是原来的学校,更斑驳破旧了。书店,还是那家书店。但人,却不是从前的人了……”

    天明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心中充斥着的不知道是遗憾还是感慨的感觉。

    说实话,天明的高中生涯过得并不是潇洒轻松,反而非常郁闷,不堪回首。

    以优异成绩进入三埗中学重点班的他,和一般的整天坐在教室看书的书呆子不一样,他就喜欢去操场打篮球,去网吧通宵。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坐在后排几排的同学一样,上课看起了网络小说。

    高二的时候,他的学习成绩一路从全校第30位,跌到了300位。父母被多次叫到学校,劝说教育无果的班主任,还是将天明打进了普通班。

    什么是普通班?就是那些不爱读书,整天瞎混的学生待的地方。

    抽烟、喝酒、谈恋爱,打架斗殴……老师也不管。天明从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这时候,他想到了班主任将他踢出重点班那天说的话。

    “你很聪明,但是是一块糊不上墙的烂泥,你这种学生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废物!”

    天明虽然非常想反驳:“学习成绩不好的人就是废物吗?简直岂有此理!”

    但他没有,在普通班待了一段时间,他终于下定了努力学习的决定。

    高三那年,他扔掉篮球、撕掉小说,埋头苦读,誓言考上重点大学。

    300天的发奋苦读,他最终以全校第15名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一本大学,震惊了所有人。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特意给原班主任发了条短信:“我不是废物,你也不是什么好老师!”

    现在想想,天明还是有些后悔。当初还是太年轻,太意气用事了,不知道那条短信会不会让那位以严厉著称的班主任伤心。

    “过往终究是过往,哪怕遗憾过,辉煌过,后悔过,回忆它实在没什么意思。”天明甩掉了脑中的回忆,回到了现实。

    时间还早,很久没去曾经常去的网吧上网了。看着街角那个异常显眼的‘天龙网吧’的广告牌,天明曾是那家网吧的会员常客。不知道现在生意怎么样?天明想。

    骑着摩托车,天明将摩托车停靠在网吧楼下,怀着期待的心情上去了。

    哇靠,没想到装修变这么好了,大厅宽敞亮丽,电脑屏幕看起来非常大,四四方方的硬卧沙发,比10年前高端大气了无数倍。

    来到网管柜台,天明对一个初中生模样白白嫩嫩的小姑娘道:“老板,上网多少钱一小时?”

    “我…不是老板……普通座4块,包厢6块,充20会员送一瓶农夫冰泉。”

    小姑娘猫叫一样的嗓音非常好听,加上水汪汪的眼睛,圆润的小脸,清纯羞涩的脸庞。让天明微微触动。

    这位大哥哥挺帅的,这是小姑娘对天明的第一印象。

    天明想了想道:“充20会员吧,省的再买水了。”

    “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没有的话不能冲会员。”

    “哦,好的,给你。”

    天明选了大厅靠角落没多少人的地方,找了台机子,开始上网了。

    用手纸擦拭了下键盘,保养的非常干净,和10年前那会儿布满汗渍灰尘的粘蝇键盘相比,不知道干净了多少倍。头顶的换气机在嗡嗡的工作,网吧里吸烟的人虽然多,在换气机的作用下,烟味却没那么浓。加上老板喷的一些桂花味空气清新剂,味道非常好闻。

    10年前上网2块,现在4块,但论环境和舒适度,对比只涨一倍的上网价,绝对是业界良心,网吧界的楷模。

    玩了一会游戏,流畅度很好,配置相当高。天明玩的非常忘我。

    “你是天明吗?”

    “喂,天明,天明!”

    一年轻人站在天明旁边,喊了几声天明的名字。

    天明这才反应过来,摘下耳机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非常脸生,疑惑的问:“你好,请问你是?”

    眼前的人打扮穿着一股杀马特范,爆炸头,额前一撮黄毛,耳垂戴着闪光的金属耳环,天明一下子没认出来。

    “我擦!你竟然认不出我来了,我可是跟你小学初中同班了六年的同学刘开贺啊。”

    灵光一闪,天明好像想起什么来了,站起身道:“开贺?你是开贺,好久不见啊~!”

    寒暄一阵,天明感慨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能一眼认出我。”

    刘开贺却不以为然,用略微崇拜的目光看着天明道:“读初三的时候,咱们可是同桌,我可是问了你这个全班第一不少问题呢。”

    你竟然还记的我是全班第一?天明有尴尬道:“那都是很久以前了,不提了不提了。”

    “对了,我带你去认识一个人,陈升,你还记得不?”刘开贺拉着天明道。

    “陈升?不怎么清楚了,好像有这么个同学。”抓了抓脑袋,天明抱歉的对刘开贺道。

    “别想了,同学见面就是有缘,游戏就别玩了,我请你吃饭。”刘开贺拉着天明,叫上那位名叫陈升的同学。出了网吧,找了一间档次挺高的餐馆坐了下来。

    叫上一扎雪京啤酒,由于天明还要骑摩托车回家,不能喝酒,便还点了一瓶雪碧可乐。

    刘开贺对天明介绍道:“陈升,和我一个村子上的,这几年接了他爸的班,跑起了运输,每年十几万呢。”

    陈升好像想到了什么,问天明道:“天明,你弟弟是不是叫绪天林?”

    “额,对,绪天林是我弟弟。”

    陈升一拍大腿,朝天明竖了个大拇指,无比佩服的说:“你弟弟了不起啊,听说他最近要建一个生态种植基地,找人拉了几十万的建筑材料,我也帮他跑了十几车,你弟弟是一个干大事的,拿钱爽快。你们村,要出大能人了。”

    “那还真是太巧了。”天明明白过来了,原来天林是他的客户啊。

    “额,对了,开贺,你现在干哪一行啊?”

    刘开贺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不好意思的道:“看我这个打扮,你应该能猜到吧?就是一个理发的,在省城工作。天明,你现在是干哪行的?”

    “哦,理发的啊……”天明看了他一眼,道:“我在苏云工作,就一个敲电脑键盘的,一年赚不了多少钱。”

    夹了块肉片入嘴,干了杯冒细泡的啤酒下肚,刘开贺舒服的打了个酒嗝,然后感慨道:“有文化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天明,还是你活的潇洒,不像我们,赚点钱就像吃屎一样,处处看别人的脸色,老板一个不高兴,就把你炒了…”然后,他语气一变,言语中流露出沧桑的味道:“你不知道,我还在建筑工地上干过几年,天天累的像狗一样。后来换了好几份工作,还是发现干美容美发这行比较轻松,我现在是三星级美发师了,厉害吧?”

    看他一脸满足的样子,天明发现,原来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幸福。聊着聊着,刘开贺说出了他的理想,就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但还差几万启动资金。或许过几年,他就能当上小老板了。

    陈升这个人比较沉稳,据他说,开车的最重要的一个字就是“稳”,车开的稳,一年十几万没问题,开的不稳,一夜回到解放前。他一个朋友就因为交通事故,撞死了人,现在连女儿吃的奶粉都买不起。陈升他有老婆孩子,只想好好的开几年车,然后换辆载重量更大的后8轮,运气好的话,40岁就能退休了。

    吃完饭后,天明抢着付了钱。刘开贺、陈升争不过,只能说下次一定要他们请。

    互相留了个联系电话,约定过些日子再在聚一聚,最好多邀些初中同学一起。同学之谊,实在太难得了。

    买好了年货,天明骑着摩托车回家了,为了防止路边交警查驾照,天明走的是小路。

    随着乡村基础设施的完善,乡下这种1.8米宽,最多行驶一辆小轿车的路,修的到处都是,通往四村八寨,交通方便的很。

    一路上,天明思考了下自己的将来和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开公司、卖宝石,十亿百亿富家翁?或赚上一笔大钱,全国各处旅游旅游?或投奔皿煮社会,去国外投资移民?

    这些想法都有过,都很快否决了。但今天碰到这两位初中同学后,他们的经历给了天明很多启发,虽然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干什么,能干什么?但确定的是,让自己身边最挚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他们的理想就是自己的理想。而自己,就是他们最坚强的后盾!( 宅在随身空间 http://www.cuiweiju520.org/1_1761/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