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宅在随身空间 > 第四十七章 老来得乐
    钓到第一条鱼后。《+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钓着钓着,变成了天明在一边玩手机。鱼竿被程爷爷拿着在一旁钓鱼。

    “不如我帮你看着鱼竿,你玩你的手机?”向天明提出这个建议后,程青华两手紧握鱼竿,一脸兴奋的盯着水面。

    “我……”鱼竿的主权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失去了。

    算了,反正鱼不多,一时半会儿也钓不上第二条鱼,让爷爷玩会算了。

    这样,天明在一边玩手机,程爷爷在旁边钓鱼。

    “鱼上钩了!”

    “又上了!”

    “又差一点,差一点就钓上了。”

    不知道怎么的,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运气好像好了起来,鱼儿频频上钩。学会怎么上鱼饵之后,程老爷子每隔几分钟就要大呼小叫一次,每次都害的天明豁然起身,准备接过鱼竿拉线。

    程爷爷的钓鱼技术太烂,好几次咬钩,鱼就嘬了一下,浮标沉了一半,他也把线拉上来了,鱼钩都没咬实,当然上不了钩。

    还有几次鱼确确实实上钩了,但程爷爷的响应速度太慢,线才拉倒一半,鱼挣脱就跑了。

    小心肝被挠的痒痒的天明,憋不住了,对他道:“爷爷,还是我来吧,你的起杆速度太慢了,这样钓不上鱼。”

    小老头还挺固执,依旧心有不甘道:“你再等等,等我钓上一条再给你。”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不过天明还是没说什么,人家爱玩就让他玩会算了,不急于一时。

    程青华的运气还是相当的好,这次放下鱼竿后,不一会又有鱼儿咬饵了。

    “程爷爷,快起杆!”

    “起杆太早了,浮标都没沉下去呢。”

    “可以起杆了。”

    在天明的一系列提示指引下,程爷爷终于钓上了人生的第一条鱼:巴掌长的小黄鱼。

    这种小黄鱼不是海里的那种,刀削面状身材,腹部有黄色条纹,在内陆湖里相当常见。

    “爷爷,你已经钓上一条了,这下该轮到我了吧?”看程爷爷乐的不行,天明问道。

    程青华胡子一瞪,板起脸来:“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爷爷我钓上条鱼,好不容意开心下,你就过来抢?不行,等我钓上一条4,5斤重的大鱼上来,再给你玩。”

    天明无语,不带这么玩的吧?早知道就不带您出来玩了。

    没办法,鱼竿在人家手里,天明只能看着主权牢牢掌握在别人手里,自己在一旁干瞪眼。

    这时候,外公的话从远处传了过来:“天明,准备做饭了。”

    吃饭了……果然,外公已经将铝锅支了起来,在湖边杀鱼呢。

    “快要吃饭了。”天明高兴的道。

    对骨灰级钓鱼爱好者而言,身上都会带一口铝锅,如果钓到鱼了,那就吃鱼。钓不到,建议还是不要带锅在身上,没有足够的信心钓到鱼,带米和油,在钓鱼圈只会闹笑话。

    今天的午餐就是外公钓到的那条5斤多重的大鱼。

    天明在周边捡了些干燥的野草,小树枝。煮一锅水煮鱼要用不少柴火,天明特意多跑了点路,去附近山上捡了很多干树枝过来。

    鱼入锅后,即便没有放入任何佐料,鱼香还是飘出了很远,旁边那些钓鱼客都耸动着鼻子躁动不安,一点心思都没有。

    有几位还跑过来,伸着脖子望了望冒着白色热气的铝锅。发出啧啧感叹。

    一小把细白的精盐,黄色的辣椒粉,红色的麻油。

    依次放入调料,拿勺子舀一点尝了尝,外公点了点头。鱼汤已经做好了。

    “叫他们都过来尝一点吧。那个程老弟,给他盛一碗,嗯,记得把刺挑掉。”

    叫程爷爷过来吃饭,他还有些不好意思,都叫他吃鱼了,还在钓鱼点枯坐着。

    外公带的碗是那种木头小碗,普通中碗大小。轻便易携,外公一共带了四个过来,但喝鱼汤的人多了,只能多人共用一个碗了。

    铝锅到是不小,5升水倒进去都能放的下,煮处理后4斤不到鱼,毫无压力。为了让鱼汤更有味道,外公还在里面洒了一些葱花,少许豆泡,香味扑鼻。天明尝了一口,烫的舌头发卷,但就是舍不得吐出那鲜鱼汤。

    “程爷爷,喝点汤吧,小心别烫着。”天明盛了一碗鱼汤过来,递给了程爷爷。

    程青华虽然80多了,端个碗筷吃饭的力气还是有的,即便有些发抖,但鱼汤总算没洒出来。

    问着香味,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果然,被烫了一下。吹凉了之后,才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不停地说:“好喝,味道真不错。”

    一锅鱼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周围的钓鱼客,都和外公特别熟,基本上都尝了几口。

    长辈为先,天明是最后一个拿碗盛汤的。只喝了一碗,混个半饱,倒是程老爷子运气好,第一碗喝的快,天明给他再添了一碗。

    下午,本以为鱼竿该归我了,没想到程老爷子还没尽兴,真想钓条大鱼上来。天明实在不好在说什么,恰好有点困,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睡了一觉。

    天明是被程老爷子叫醒的:“喂,我钓上鱼了,你看看。”

    揉了揉双眼,不情愿的爬了起来,一看,还真又钓上一条了。一条小鲤鱼,四两出头,比之前的小黄鱼大点。

    “我有点累了,你来钓吧。”将鱼竿还给天明,听程爷爷还有些意犹未尽:“下次我也买根鱼竿过来。”

    看外公那边,好像又钓上大鱼了,一帮人又跑过去看,议论纷纷。程老爷子也憋不住过去了。看他走路蹒跚不稳,慢吞吞的样子,总感觉没外公那么风风火火。

    人老了心却年轻。天明发现,两个老头开始聊起来了。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外公:“你哪里人啊?”“做啥子的”“儿女怎么样?”一问一答,外公那中气十足的大嗓门,浓浓的本土气息,远在20米之外的天明听的清清楚楚。

    程老爷子说了什么,天明没听太清楚,一心钓他的鱼去了,不过看两老头越聊越开心的样子,估计是互相看对眼了。

    下午4点多,时间不早,是时候回家了。

    看了看鱼篓,2条1斤多的草鱼,3条小鲤鱼,这是天明一下午的收获,相当不错。

    “外公,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然后又对程青华道:“程爷爷,可以回去了。”

    “这么快啊,还没和刘老哥聊个够呢?”

    外公站了起来,开始收拾鱼竿鱼篓,他今天的收获最大,4条3斤以上的大鱼,都是他钓上来的。不过他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还是结交了这个知识气挺高的程老弟。虽然是城里来的,对农村的东西懂得竟然也很多。慢慢的,两人的聊起了各自的经历。

    一个城里的农业专家,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农,两道不同的人生轨迹,此时发生了交汇。

    长聊之下,两人竟有了惺惺相惜之感。互相的称谓也变成了你“老哥”我“老弟”的了。

    “刘老哥懂得东西还真多,在城里当过机床操作工,压过花生油,还会修发动机,会开联合收割机……牛!太牛了!”坐着车后座的程老爷子,一路上没少说称赞外公的话。

    外公啥时候也学会吹牛了?虽然说得都是真的,但也没程爷爷嘴里描述的这么玄乎吧?外公虽然干过很多行,最多是每行都懂一点。

    其实,更牛的应该是你这个国家级农业专家吧?

    “我决定了,明天去买根好点的鱼竿,跟刘老哥学钓鱼去!”

    吃晚饭的时候,在饭桌上,程老爷子对桌上的几号人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程东的筷子掉到了碗里,惊的下巴快掉下来,吃吃的道:“爷爷,我还是给你买些毛笔宣纸吧,您不是喜欢书法吗?练练书法不错。”

    程老爷子不以为意,拿筷子指了指桌上一盘鱼,道:“看看这盘鱼,味道不错吧?但我今天中午喝的鱼汤,比这鲜美十倍!人家刘老哥可是天天喝鱼汤,还有,你看见这条鱼没有?这条稍微小点的,我钓上来的,恩……这条我要自己吃。”

    将鱼夹到自己碗里后,程老爷子还意犹未尽道:“别看刘老哥86岁了,看起来却70不到,走路虎虎生风。见识也广,跟他比,我这岁数活狗身上了。”

    天明他们的脸部表情比程东差不到那去,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短短的两三小时,外公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如此让他推崇,一口一个刘老哥的,哪有什么专家风范。

    这是晓娟也发话了:“爷爷,您都80多岁了,在附近走走看看就行了,没必要去水边钓鱼,太危险了。”

    程老爷子一摆手,不容置疑的道:“我算是明白了,生命,在于运动。你奶奶去了以后,我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到现在起床都费劲,有时候就想一觉睡过去得了……没意思,真没意思。但今天,我是明白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精彩的事,等我去经历、探索。早早的死了,不值!刘老哥说了,清源山的静波湖,里面的鱼更多、更大!我很想去见识一下。”

    看老爷子神采奕奕,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加之一番推心置腹的话,大家都陷入了沉默,没有说阻止的话。

    “爷爷,您想去就去。只要我有时间,还我带你去吧。”天明主动请缨道。

    “好!就这么定了。”( 宅在随身空间 http://www.cuiweiju520.org/1_1761/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