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超级农业霸主 > 第七十八章 收拾姓梁的
    “三平啊~你这次的项目能不能再招些人手啊?!”梁三平难得回到了大平家里吃饭,而在饭桌上大平则是犹豫了好一会儿对着梁三平问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听得这话,梁三平笑了。他知道肯定会有这样的情况。邢承安不是傻子,有人要塞人进来那是肯定的。

    而他却也不可能直接来找梁三平谈,无论成与不成。他邢承安都没什么好处不是?!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出这个头呢?!

    既然邢承安不出来谈,那么那些人自然是要动起其他的脑筋了。梁大平,作为梁三平的哥哥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虽然大平已经调配到了菜圃负责,可他的工作关系还在农场不是?!你既然是在农场,他们自然是可以拿捏的。

    大平本来就是个软性子,被那些人说了一下哪怕是再不愿意也得和自己的弟弟提提这事儿了。

    “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谁想来,让他们自己找我谈话。”梁三平冷笑着道:“你的工作关系,我会转到新公司去。不必看谁的脸色。”

    “话不是这么说啊……”大平还是有些忧心忡忡,他长时间都是职工的岗位。对于干部,天然的就有着一些畏惧感。

    “谁还没有求着谁的时候?!再说了,到时候你也得用一些农场子弟不是?!你的这个菜圃,有不少地都是农场的。要是他们给你找麻烦……”

    梁三平笑了,却见他对着自己的哥哥道:“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自己心里有数,他们说什么让他们说去。”

    说完,三平和自己的哥哥碰了杯酒。继续低头吃饭。大平见状,叹了口气把酒喝干再也没有说什么。

    这个弟弟,已经不是那个曾经要依靠着自己才能够立足的弟弟了。人家已经有了一番自己的事业,当然他还是很尊重自己。

    但在工作上的事情,他有着自己的一番考虑和看法。大平也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是完全插不上手的。

    还是不要去干涉的好,任由梁三平自己去发挥吧。

    一顿饭很快的吃完了,梁三平和自己的哥哥喝了会儿茶便告辞而去。看着梁三平的背影,大嫂阿青犹豫的对着大平道。

    “大平啊……你说三平现在这样,会不会惹事儿啊?!我听说很多青工都说要收拾收拾三平呢,你这事儿怎么不和他提一下?!”

    梁大平闻言笑了,对着自己的老婆便道:“收拾三平?!说实话,我还真不怕这个!他们要收拾三平,也得有那本事。”

    “三平在家里,就不是个老实孩子。他这次会过琼岛,也是因为支前闹了事儿。那些人想要收拾他?!不被他收拾就不错了。”

    大平怕得罪领导,可不代表他会怕那些青工。自己就是老一辈的老职工,正儿八经退伍下来农场开垦的。

    那些小字辈的,见到了自己还得行礼呢。没几个敢不顾前后的和自己吊歪的。这点儿自信,大平还是有的。

    而在随后的几天里,梁三平随着葛泰到处奔波。而邢承安也很直接的将地皮划分给了梁三平,员工招募也交给了梁三平。

    葛泰这边则是更快,三两下的就把地皮划分出来了。而那些想要朝着这个项目伸手的地方上的人,则是被葛泰明里暗里警告了一顿。没敢瞎来。

    倒是农垦这边,梁三平却遭遇了不少的奇葩。有人直接找他吃饭的,也有来他菜圃的宿舍等他的。

    有些路上撞到,拍着他的肩膀叫他小梁给个面子的。也有路上见到他,瞪着他让他小心点儿的。

    这些人来找茬儿,梁三平一概是一笑置之。不予理会。

    “娘的!这个姓梁的太不识相了!他以为他是谁啊?!老子给他点儿好脸色,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位爷了!”

    夜色中,菜圃不远的一处小河滩上几个年轻人抓着个行军水壶在破口大骂。水壶里肯定装的不是水。

    这水壶里装的,是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地瓜酒。这年月,地瓜酒那也算是高档货色了。一般职工,可没几个喝的了的。

    “就是!他还真当自己是个玩意儿了!不就是去了几趟羊城么?!不就是去了下帝都么?!到底他不过是个村里来的嫩娃子,还跟咱们吊歪!”

    一个高瘦的青年脸上掩饰不住的嫉妒,冷哼着。其实,他们几个都很是嫉妒梁三平能跑那么多地方。

    要知道,他们几个可是连琼岛都没有出过呢。父母回家探亲,也顶多是回自己老家。怎么可能会去羊城、帝都这种大都市。

    “彭老三他们也是,牛皮吹的那么响说是要收拾这家伙。可到了现在也没有动手,到底还是怕了呗!”

    另一个矮胖些的,年约二十出头的汉子不屑的道:“我听说他们也碰钉子了,彭老三还警告了这傻娃子。可人家就是不鸟他~”

    “哼!彭老三算个什么玩意儿?!整天就是嘴皮子功夫,他要真有本事他怎么不上帝都去?!”另一个穿着的确良的年轻人不屑的抢过了这行军水壶,喝了一口道。

    就在此时,另一群人正在向着河滩走来。却见为首的,是个有些壮实凶悍的青年。远远的就听得他对着河滩上的这几个年轻人道。

    “怎么?!不服气?!我彭老三的确不算什么,但你们就比我好到哪儿去?!”却见那夜色中看不清容貌脸色的壮实汉子,冷哼道。

    “我彭老三好歹有个本事,那就叫说话算话!我警告了这姓梁的,他不识相那就别怪我彭老三心狠手辣!”

    这汉子走进了,却见他下颚上有着一道伤疤。

    “哟!你彭老三打算收拾他姓梁的了?!可别忘了,人家这可是和帝都和羊城有关系的。你小子担的起这个责任么?!”

    穿着的确良的那小子不屑的嗤笑道:“别没把姓梁的收拾了,倒是叫人家把你收拾了。”

    “哼!没胆子就蹲这儿吧,刘二愣子。我不缺你们几个没卵子的。”却见这彭老三冷哼道:“我又不是傻子,没打算弄废他。就是教训他一顿,叫他知道这江海农场可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

    那跟着的确良一伙儿的小年轻们,闻言不由得心动了。却见他们一个个站起来,不断的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那穿着的确良的男子。

    而那男子被彭老三叫做“刘二愣子”不由得脸色猛然就沉下来了。但他不敢招惹彭老三,彭老三是江海农场出了名的狠人。

    他下颚的这道疤,就是当时和农村的起冲突带着人打的。当时在医院里缝了八针,一路流着血去的。

    可伤好了之后,他彭老三的名号也算是立起来了。哪怕是连队里,老队长也不敢轻易去管他。都知道,这小子不好惹。

    彭老三也因此狂了起来,和这姓刘的小伙儿形成了两个极端。这刘二愣子是场里保卫科科长的儿子。

    所以身边自然是有着一群小兄弟跟着的,他们也多数都是场部机关干部家里的孩子。和彭老三所代表的职工家里的孩子,形成了两个派系。

    当然,在和地方上起冲突的时候。他们两方还是会合起来,一直对外。

    “只要你彭老三敢上,我们有什么不敢的?!”刘二愣子想了想,道:“这件事情,咱们可以一起上。”

    彭老三笑了,其实说白了他也想要多拉些人上。彭老三能混起来,自然不是傻子。人多了法不责众。

    自己可以避免一些责任。而且刘二愣子这些都是干部子弟,出事儿了那些干部为了他们也会想方设法的把事情压下来。

    而刘二愣子则是有着自己的考虑,人多了法不责众是其一。其二是,如果这次的活动他们缺失了而彭老三又真把梁三平收拾的服气了。

    那这项目,自己等人可就真插不上手了。家里也跟他们说过这次项目的好处,进去了一个正式编制肯定就解决了。

    而且据说这个菜圃,发的工资和奖金都很高。这也让刘二愣子等人很是眼馋。

    更重要的是,今晚晚上刘二愣子觉得自己对梁三平够可以的了。上来就递烟,笑嘻嘻的说着好话。意思是几个哥们进去了,彭老三找你麻烦咱们帮你顶着。

    当然,职务方面么……你得考虑清楚不能亏待了哥们不是?!

    谁成想,梁三平笑眯眯的把烟接过去了。点上抽完,递给自己一包烟说要睡觉了。把刘二愣子等人气的半死。

    刘二愣子觉得,自己难得对谁低声下气的啊!你这特么的是不识相,欠收拾呢!要不是想到梁三平可能的背景,刘二愣子当下就要翻脸了。

    “废话甭多说了,咱现在就去!”却见彭老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狠声道:“趁着晚上,他闹不清咱是谁。把他狠狠的收拾一顿,叫他知道这江海农场可不是他能摆弄的!老老实实的做人!”

    “这姓梁的确是欠收拾,咱好好拾叨他一顿。不然他真以为自己能飞上天去了!”( 超级农业霸主 http://www.cuiweiju520.org/1_1763/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