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玄幻小说 > 炼宝专家 > 第三十一章 求饶无用
    【两章并在一起了,章节字数绝对足量,闲云望诸君多多推荐支持!】

    江南酒家楼顶的VIP包间内,此刻正上演着一场大美女解救小美女的戏码,楚念昔手中横着刚刚从厨房抢来的不锈钢菜刀,一手将眼中泪水未干的苏静伊护在身后,一对美目透着紧张且愤怒的意味,“你们都退开,不许再靠近,再过来……再过来我可真的会砍人的……”

    两个身上纹身的社会青年将房门堵住,另外三个则是玩弄着手中的甩刀,盯着已经退到墙角的楚念昔邪笑连连。《+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真TmD爽,找了个小的来陪酒,居然还免费赠送个大的,哥几个今天可是有得乐了。”一个像似五人首脑的金毛青年将手中的甩刀耍得飞快,一步步逼近道。

    “黄毛哥,不用闹那么大动静吧,这里毕竟是我老爸的店铺,动刀子的话,麻烦惹大了,我可就……”金毛青年身旁,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点的半大小子,神情略显为难道。

    “你小子少Tm废话,要去找学生妹陪酒是你提的,哥几个帮你把人带出来了,现在你倒是跑出来说怕惹麻烦,你小子到底站哪一边呢。”

    “黄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弄得见血了就不太好了吧。”

    “也是啊,那么两个大小美人,要是被刀子割破了点皮都是罪过。”黄毛干笑一声,“哥几个把刀子都收起来,怜香惜玉懂不懂啊!都TmD没文化的很,跟着老子混要有觉悟,明白不。”

    很显然,黄毛是这几个社会二流子的首脑,他发话之后,其他几人全都将手中的甩刀收了起来。

    “你别再过来了,我……我真砍了……”瞧见黄毛和另外两名社会青年又朝前逼近了几步,眼看距离自己只有两三步之遥了,楚念昔紧握菜刀的手因为用力过度显得异常地苍白。

    “砍啊!砍的越大力哥哥我就越兴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牡丹花那个啥,做鬼也那个啥的。只要你舍得砍哥哥我,哥哥受着就是了,大不了你我死后一起做对鬼鸳鸯,一样的快活风liu啊!”黄毛放肆的笑声令得退无可退的楚念昔不禁娇躯一颤。

    她下可能不得了手,楚念昔长那么大根本连刀都没有拿到过手中,又何来砍人的勇气,之前也是乍见苏静伊被五个小流氓逼着灌酒,心中一急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就冲了进来,现在她已经后悔刚才为什么先打电话报警了。

    就在楚念昔心中懊恼的同时,一个从右侧靠近她的家伙乘她不备,一把夺过了楚念昔手中的菜刀。

    “啊!”骤然被人夺去了目前自己唯一的依仗,楚念昔惊呼一声将身后护住的苏静伊紧紧抱在怀里,“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是在犯法,立刻让我们离开,我可以不计较刚才你们犯下的错误。”

    “冬子,大强,把门关上守好,我们几个先乐乐,完事了换你们俩。”黄毛直接无视了楚念昔的“循循善诱”,向两名站在门口的家伙道。在楚念昔来此之前,五人已经喝了两瓶白酒,此刻酒劲冲脑,黄毛的“性致”已然提升到了顶点。

    “好嘞。”

    “砰”地一声响,包间的房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砰”地又一声,包间的房门连带两个人一起飞撞进屋子,一名身着休闲装,眉目俊朗非常的少年出现在已经没有了木门的房门前,目光中透着令人胆寒的凉意。

    “找死。”瞧见自己人吃了亏,靠门最近的那家伙掏手就抽出了甩刀,身子一倾就冲向少年捅去。

    楚御根本懒得闪,出手如风,一拳正中那家伙面门,一股巨力生出,将他轰飞,身体不受控制的狠狠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痛苦惨叫,鼻梁已经骨碎了,一张脸肿得像个猪头,殷红的鲜血像似不要本钱一样从他掉光了牙齿的口中溢出。

    “小易……”楚念昔和苏静伊几乎同一时间惊喜出声。

    兴许是楚御的那一拳实在太具有威慑力了,一时间连同方才被楚御踹进房门的两个家伙,竟是没有一个敢上前动手。

    “念昔、小静你们过来我这边。”楚御目光如电,一一扫过黄毛等四人,现在他虽是心头极怒,但却没打算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上演一场血腥暴力的电一幕。

    虽然被自己的学生唤作“念昔”,可楚念昔却是发觉自己没有半点反感,甚至心中隐隐升起一股暖意。

    楚念昔拉着苏静伊慢慢贴着墙壁朝楚御所在的方向走来,室内的气氛紧张了极点,唯一可闻的声响便是方才被楚御一拳砸飞的倒霉家伙断断续续发出的痛苦呻吟。

    就在楚念昔和苏静伊就要靠近房门的时候,距离她最近的黄毛猛地动了,“草,一个小破孩,就想吓唬住我韦黄毛不成,今天这两个小妞,我韦黄毛是吃定了。”

    黄毛一个大踏步伸手抓住了楚念昔的衣领,闪着寒光的刀子横在后者的粉颈,没想到的是,楚念昔下意识的挣扎使得脚步一个不稳,整个人向前倒下,眼看粉颈与刀子就要发生亲密接触,如此近的距离就算是楚御也来不及赶前相救。

    就在刀尖距离楚念昔脖颈不到0.1公分的当口儿,一道红光在她身周闪现,顿时衍生出一股莫大力量,将包括苏静伊在内距离她身周两米范围内的人或事物全数弹飞开来。那把刀更是被这股巨力震成了一堆钢粉,连刀把都不剩下半点,而黄毛持刀的右手则是整条耷拉下来,发出一阵鬼叫。

    楚御似是早已算到了这些,提前一步站定位置,将被巨力弹飞的苏静伊接入怀中,跟着快走两步,一把将仍自惊魂未定的楚念昔拉过身边。

    “你们俩到楼下等我。”

    楚御温柔向二女说罢,半推半送的将楚念昔与苏静伊送到了房门外,而他则是径自走前,将方才被他轰飞的木门拾起,“砰”地一声巨响,那扇门竟是被楚御硬生生给嵌了回去,一时间这间在五楼的VIP包间成了名副其实的密室。

    如今房间内的五个家伙,除开刚开始被楚御一拳砸中面门的倒霉蛋已经完全昏迷过去,其他四人中至少还有三个半仍能动手的,半个指的自然是被楚念昔身上佩带的初阶一级法宝“玉龙坠”震断一条胳膊的韦黄毛。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这家酒楼是我老爸开的,你要是敢在这里乱来的话,包你吃不了兜着走。”

    楚御此刻已是彻底怒起了,眼中寒光似剑,看得包括韦黄毛在内的四个社会青年全都心中发毛,之前楚御一拳将个一百六十斤重的人轰飞三米开外已经够他们几个震撼的了,方才又是随手将整扇木门给硬生生嵌进了混凝土墙内,四个人哪里还生得出与之动手的胆子。

    尤其是方才他们四个亲眼目睹了楚念昔身周爆出一层红光将所有人都给震飞的场景,此刻心中更多的是恐惧。

    “你就是那个强迫小静陪你喝酒的人。”楚御将目光锁定在最左侧的家伙身上,淡淡问道。

    “……是……是我又怎么样。”小流氓显然还没有彻底意识到楚御的厉害,强自硬撑道。

    “那就好。”最后一个“好”出口的瞬间,楚御已是一脚飞起,毫无悬念的踹中那个小流氓的肚腹,伴随着一声惨呼,小流氓整个人像是一只明虾般弓起身子飞撞身后的餐柜,一阵丁零当啷的声响过后,小流氓趴在地上一阵狂吐,像似痉挛了一般的抽搐着,眼、耳、口、鼻之中渗出丝丝鲜血。

    “这么不经打……”楚御眉头皱起,唇角微微翘起心道,“到底要不要把这几个家伙人间蒸发了呢?”

    瞧见楚御愈发冰冷的眼神,剩余三个还能站直身子说话的家伙全都禁不住颤抖起来,倒是那个断了一整条胳膊的韦黄毛有些背景,把心一横跳将出来狠声道:“小子,不要以为你能打就无敌了,知道我韦黄毛的是谁吗?兴海盟的五堂主是我表舅,你今天要是敢动我和我的弟兄,只要我不死,一定让我表舅弄残你全家。”

    本来还在思忖如何处置这几个不长眼混球的楚御闻言之后,蓦然抬头,“就算是不死,你一样报不了仇。”

    不知何时楚御手中已然多了件六边形的金属质感极重的物件,一层隐约可见的淡金光华在楚御真元力的催动下于其上耀出。

    楚御面前的四个混混只见一个巨大的,由淡金光芒形成的咆哮虎头倏然从楚御手握“御虎令”的右掌上猛地扑出,跟着就听到一声凄厉惨呼,韦黄毛如遭电击,那个巨大虎头狠狠撞中他的胸口,仿佛融入了他的身体一般消失不见了。

    “黄毛哥,你……你没事吧。”瞧见韦黄毛颤颤巍巍的爬起身来,一人上前扶住他道。

    “你……你是谁?我…….我又是谁……”韦黄毛猛力拍打着自己脑袋,双眼发直愣愣道。

    “我是大强啊!”

    “什么大强?我认识你吗?”一大串口水不受控制的从韦黄毛口中流淌而下,像极了一个智障。

    “妖怪啊!他……他把黄毛哥弄成傻子了……”

    楚御依旧寒着一张脸,将“御虎令”收进怀里道,“他是傻了没错,现在他的智力只是等于一个三岁的孩童,现在如此,将来也依旧如此…….你们几个似乎也挺想步他的后尘……”

    “不要啊……”

    亲眼目睹了这对于普通人而言堪称神迹的一切,余下的两人全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硬是挤出两滴带着眼屎的浊泪求饶道:“别啊!去学校硬逼小美人出来陪酒是娄超那小子的主意,刚才拿刀威逼大美人的是黄毛,我们俩只是打个下手,做条看门狗,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两条贱命吧。”

    “小美人、大美人是你能叫的吗?”楚御冷哼一声,眼角余光扫过两个求饶连连的混混,“你们俩不算首恶,但这个帮凶的身份却是落实了,大惩可免,小惩需有。”

    “小惩……啥小惩啊!”大强壮着胆子问了声,正巧目光触及身旁正趴在地上用舌头孜孜不倦添着方才翻落在地上饭菜的韦黄毛,昔日横行霸道的老大此刻口水乱流的同时还发出一阵“我饿,我饿……”的痴呆呼吼。

    得见此景,两个混混的身子没来由的一阵颤抖。要是自己变成这哥们一样,那还不如死了痛快。

    楚御嘴角兴起一丝邪邪笑意,“从窗口跳下去,或者一人吃我一拳头,你们随便选吧。”说话间楚御轻轻一拳砸在身旁的墙壁上,一个寸许深的拳形坑洞应声而显。

    十多秒过后,江南酒家五楼高处跳下两条人影,抱着腿在路上痛哭流涕,不是那两个混混还能有谁。

    暴力对待了这五个竟敢太岁头上动土的混混之后,严惩了几乎威胁到楚念昔性命的恶首,心中怒气渐消的楚御一脚将嵌死在门口的木门踢飞,也不理会渐渐围过来的闲人,径自下楼而去。

    “楚老师、小静,我们走。”

    楚御向来主张低调行事,这次是因为得知楚念昔与苏静伊有难才会如此大怒,最终闹出了颇大的动静,才下得楼来,楚御就一手拉一个快步朝江南酒家左边的大路走去。

    以楚御的估计,现在酒家里的人应该已经发现他们老板的儿子和其他几个混混的凄惨模样了,极有可能报警或者追下来,尽早离开能少些麻烦。

    坐上了一辆的士,楚念昔和苏静伊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的问题就一个接一个轰向了楚御。

    “小易,你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的?刚才我没看花眼吧,你把一整扇门踢飞了,还捎带了两个人……”

    “小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五楼包间的?”

    “你下楼前我听到楼后有重物掉地的响声,跟着又好像应见有人惨叫的声音,不会是你把他们给怎么了吧?”

    “还有呢,你送我的玉坠子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发出一道红光啊?”

    “小易……”

    被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夹在中间,楚御却是头大如斗,半点幸福的感觉也没有,不解释不好,解释了更不妙,在未修至元婴期之前,未曾恢复自己本来面貌之前,楚御可不打算就此暴露身份。

    “司机停车。”

    的士开到一个停车点时,楚御突然叫停。

    “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算我求求你们两位姑奶奶了,别再问我了,问了我也不会讲,反正……反正我回头睡一觉就把今天的事全忘了……最好你们两位也忘个干净……”楚御硬挤着逃出了的士,一代炼宝宗师硬是被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滔滔不觉的问题给吓得弃车而遁。

    要不是因为“御虎令”在清除他人记忆的同时还会损伤该人的脑神经将人轰成白痴,估计楚御都有心用这件法宝给二女来那么一下了。

    唯一令楚御稍感欣慰的就是楚念昔与苏静伊并没有追出车来,也不知这同遭一劫的师生美女躲在车里头说什么悄悄话了,反正对楚御而言,暂时摆脱了被追问缘由的窘境已是大善矣。

    看着载着楚念昔与苏静伊的出租车扬长而去,楚御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段中原的号码,该是善后收尾的时候了。

    “哪位?”

    “传你‘修罗心决’的人……”

    “啊,是仙长您……”段中原的语气明显带着激动的成分,“仙长有什么吩咐?”

    “兴海盟是你们段氏一脉打理的吧。”

    “是的。”

    “有个号称是你们兴海盟五堂主侄子的家伙得罪了我,还威胁我说要玩残我全家,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哪个小王八羔子得罪了仙长,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我一定给他三刀六洞伺候着。”段中原听闻自己手下的人得罪了楚御,本是激动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低,下意识的在电话那头爆吼出声。

    “……仙长,我不是说您啊!我一时激动,忘形了,您老人家原谅则个。”段中原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该,忙不迭赔礼之后承诺道:“不管是什么五堂主还是啥的,只要得罪的仙长您,让您老人家不高兴,我段中原第一个饶不了他。您老放心,给我半个钟头时间,一切都会处理的妥妥当当。”

    “那就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在江南酒家教训了几个混混的事你也一并收尾吧,那个号称有个表舅是兴海盟五堂主的混混也在那几个里头,你看着办吧。”

    说完,楚御也不等段中原再度信誓旦旦的做出保证就挂断了电话,刚刚从沈家古宅得了记有《万妖录》的玉瞳简,要不是因为突然接到方大海说苏静伊有难的电话,估计楚御一早就回到汤臣豪园的别墅去参研了。( 炼宝专家 http://www.cuiweiju520.org/1_1770/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