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玄幻小说 > 炼宝专家 > 第三卷 华山寻妖第三百七十七章 沦陷是福是祸
    这就是原始形态的太虚神甲了吗?”

    这是一个约莫能有百丈方圆的空间,印入眼帘的俱都是一片玄黄之色,世间几近绝迹的先天灵气充盈其间,更有凝若实质的迹象,丝毫不比当初楚御偶获鸿蒙三灵根之葫芦根处的先天灵晶所在为差。

    从进入石门的那一刻起,楚御的目光便锁定在这一空间中唯一存在的物件上,那是一张约有丈许大小,色呈玄黄,浮空而显的皮膜,乍一看,哪有半点鸿蒙灵宝的气势,简直平凡到了极点。

    当楚御逐步靠近那片玄色皮膜的时候,一股莫名且无形的巨压骤然袭身而至,不但阻了楚御前行的去路,更是隐隐要有将楚御弹开的态势,若非楚御身有妖磐圣铠护住,又有先天神砂抵御,只怕一时不察还真就会被弹飞了。

    “要与我斗力吗?”楚御心中暗道一声,周身仙元运转,身形虽不见涨,但每一步踏出均能有千万斤之力,虽说前行困难,但凭此神通,仍是让他再度朝前踏进了六步,如今距离那块悬浮半空的玄色皮膜只有十步之遥了。

    同时,袭身而至的巨压亦是骤然剧增,那是一种仿似可以将万物俱都碾得粉碎的强横力量,饶是楚御身具妖磐圣铠与先天神砂护持,亦是大感吃力,甚至连往前再迈进一步都是难以做到。

    “以自己的道行神通,十步之遥已经是极限了,想要再向前行。看来也只动用手头的几件宝贝了。”

    七宝葫芦、乾坤袋、青人剑、赤地剑、黑天剑、诛仙四剑、三宝如意、八景宫灯如同翻花蝴蝶般被楚御一一祭出,每一件法宝在楚御地运使下都发挥出十成十的威力,随着借助法宝的强横威力,楚御又是朝前前行了七步。

    七步,这短短的七步,却是令得楚御感觉要比从九幽黄泉飞到三十三天外都要累,连番祭动如许多先天灵宝之下,楚御的消耗亦是极大,若不是因为他深晓炼宝阁一脉独有的多重控宝玄妙。只怕早就脱力败退了。

    眼见那玄色皮膜近在咫尺,可最后的三步之遥却是令楚御感到莫名的无力,“难道自己真与这件鸿蒙灵宝无缘…….不,何来有缘无缘一说。只差那么一点了,只要自己再努力一把就能将之拿下了!”

    坚定信念之下,楚御眼中掠过一丝鲜有的狠色,竟是不惜损耗本命仙元。咬破舌尖,喷出一蓬血雨落在已然去势将尽地一众先天灵宝上,指掌之间变化出一连串繁复难明的决印,这等以命元心血加剧法宝威力的手段已非仙家道法。而是楚御当初从通天教主处修得的偏门神通。

    付出即有回报,以命元心血为引激发潜力之下,本已昏暗无光地七宝葫芦、乾坤袋、三才神剑、诛仙四剑、三宝如意、八景宫灯纷纷再度绽放出璀璨宝光。一十四件法宝齐齐发威。终是令得楚御顶着愈发强大的巨压前进了两步半。

    是的。两步半,此刻的楚御伸长手臂。仅有一尺之隔即可触到那片玄黄皮膜,可这最后地半步却也不是他想踏进就能踏进的。

    现在的楚御深刻体会到“咫尺之间、千里之遥”这八个字的含义,他对自身地情况很是清楚,在以邪法神通拼着耗损命元心血激发十余先天灵宝二次发威后,纵是自己这一修至法天象地,妖磐修圣第四阶的强横肉身都已到了几近崩溃的边缘,要知道方才全力祭动地可是一十四件至少也是先天灵宝阶地强力法宝啊!

    其实若非楚御已从万宝真人处得获掌控法宝地究极玄妙,纵是以其炼宝阁一任宗主之资也难一次性同时祭动如许多的先天灵宝。其实也就炼宝阁地人有这能耐了,纵是换过圣人施为,也没可能同时祭用这许多先天灵宝,这已经不单单只是一个消耗上的问题了,而是牵扯到许多复杂难明的神通手段。

    如果再来一次似同之前的行为,只怕不但这半步迈不出去,十有**楚御的这条小命就要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短暂的僵持过后,那玄色皮膜释出的庞然巨压愈发加剧,楚御的身形几有站不脚之势,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如何踏出这半步的事了,而是能否全身而退……

    意识到这一点后,楚御

    了拼命一搏之心,毕竟与其前功尽弃,纵是侥幸能够肉,形神俱灭结果,自身的道行少说也得倒退一大截,在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后仍是得不来半点好处,这可不是楚御所愿见到的,也不是他一惯的作风。

    “既然肉身已是不堪重负,便以元神出窍拼上一拼!”

    心念起时,楚御断然变化了决印,一轮虚影自其眉心浮现而出,瞬间长大到如其真人大小,除了身周泛着元神体独有的淡金光华之外,便似得见两个楚御站定一处。

    楚御修炼的元神体已趋大罗真仙境者所能修得的极致,几乎就等同于其分身,只差半筹即可如妖皇鸿云那般将之修成善恶二尸的其中之一。

    要知道当初方至地仙界时,楚御计定的修炼方法可是以斩三尸为目标的,只不过后来接二连三的得获各种顶尖证道法门,反倒是将这一斩三尸的初始修炼法门搁到了一边。

    且说楚御显了元神之躯,鼓尽毕生修为,全然不顾就此形神俱灭的凶险,以元神状态的全盛之躯踏出了最后的半步。

    没有预想之中的巨大阻力,之前曾有的无匹巨压在元神之躯前仿似完全失去了效果,就如平时举步闲游般,楚御毫无费力的迈进了这至关重要的半步距离。

    “早前为何不先试着以元神体接近呢!这太虚神甲自行衍生的阻力对元神体居然是完全无效的!我真蠢,早前为何不先试着以元神体接近呢!”

    楚御此刻真的是哭笑不得,在心底暗责自己糊涂的同时,毫不犹豫的探出手臂,一把搭上悬浮半空的玄色皮膜。

    这一瞬间,以元神体显现的楚御仿似被一股庞然电流给定住了一般,就这么怔怔保持着这一动作,整个元神已然完全不归自己控制,只觉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从那玄色皮膜上传来,将其元神给拽进了其中。

    眼前一黑,复又大放光明,当楚御有暇扫视周遭时,亦是为眼前的景象好一阵惊异。

    “果然无愧鸿蒙灵宝之名,自成小千世界,倒是与混沌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此刻的楚御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放眼不见边际,唯有头顶一片玄黄异彩,似若一抹抹流光穿梭无休。

    “太虚神甲乃天地之轴,乃是分隔混沌清浊的断层,想那先天第一神灵盘古是何等神通本事,以开天斧之威亦是未能破开此物,如今的自己只是一个连斩二尸都未能功成的元神之躯,又该如何将之收服呢!”

    了解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楚御不禁微微苦笑起来,“……当真是作茧自缚,与其被困广寒宫中,总要好过元神被禁于太虚神甲自行开辟的混沌空间太多了。自己还是太过自负了,以为凭着手头诸多神妙法宝便可强行施为……鸿蒙灵宝实非先天灵宝倚多即可胜出的,同样的错误却是不能再犯,当然,前提是自己能有破开这一太虚神甲自行衍生的混沌空间的那一天!”

    心中思忖良久,楚御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头顶那穿梭不休的百千抹玄黄流光上,“想必那便是太虚神甲的本源之质了,若要破禁而出,必先收摄太虚神甲,而若要做到这一点,则先要将那千百抹流光尽数炼化掌控我手方才可行……”

    念及于此,楚御蓦然眼睛一亮,心头豁然开朗,一扫之前的郁闷心境,仰天开怀大笑,“换作数日前被禁于此,只怕楚某将成终生之囚……”

    “可而今,太虚神甲迟早都会成为我楚御的囊中之物。”

    “万宝祖师爷,您老人家若是灵识有存,还请再受徒孙一拜,没有您老人家传下的炼宝证道之法,只怕炼宝阁一脉诸多神妙玄法就此湮灭于徒孙之手了!”

    自言自语间,楚御倏然拜倒,朝着四方行完叩拜大礼,这才悠然起身,双目望定上方诸多玄色流光,喃喃道:“多是多了些,但终有一日能够收尽的,十年百载、亦或千载万年,一切都是未知,不知自己这次意外的陷落,外界又会兴起何等变化……”

    <a href="..">..</a>( 炼宝专家 http://www.cuiweiju520.org/1_1770/ 移动版阅读m.cuiweiju520.org )